苍火火火腿

苍炎,在重度社恐和超绝话痨间仰卧起坐,身体组成大部分是腿/微博是@碧蓝怒火腿

为了满足自己于是写了甜饼

汉克康纳无差,一发完



他坐在汉克家的沙发上,手里抱着新买的靠枕,打折货,绒布表面棉花填充,刚刚好可以用来蜷在沙发角落里的时候占满手臂和胸口之间的位置。汉克正在厨房做饭,他们同居之后写下了日程表,一三五人类二四六仿生人周日叫外卖,平等,平等,汉克说,他在那块添置新家居用品时顺手买的小黑板上写下这些的时候快把手里的笔折断了。你真是个小混蛋,康纳,汉克说,毫无来由地,而仿生人只是歪了歪头。

康纳还不太习惯属于自己的完全的自由,具体表现在他经常会站在什么地方一动不动看起来仿佛是某件大型家具。我没收到命令,他说,汉克就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老警察比他高几厘米,这让他做起这种动作来很是方便。

随便做点什么,汉克说,做你想做的事。

康纳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仿生人行动,仿生人完成工作,但是仿生人不会想,仿生人不会需要,仿生人不会感觉。汉克说冬天过去了,太阳很暖和,适合出门走走,而康纳说屋外温度摄氏十九度,紫外线指数二级,空气湿度45%。他会被骂铁皮脑袋,但康纳觉得自己本来就是铁皮做的,被这么说也没什么不对。

你想做的,汉克重复一遍,现在没什么可以限制你那个只有1和0的小脑袋了,做个人好吗,至少别在屋子里假装尸体吓唬你的同居人类。好的,他答应了汉克,打算从云端无数的所谓人类的娱乐活动里来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人类喜欢娱乐活动,仿生人和人类一样,他想,至少这一条马上就要被写进法律里了。

你想和我一起看电影吗?他问汉克,人类答应了,他们去超市准备给汉克的爆米花,给汉克的可乐(无糖)和给康纳的适合在周末看电影的夜晚穿着的毛绒拖鞋。他们拉起起居室的窗帘,关掉顶灯,开始看上个世纪的老科幻片。

那些终将消失在时光里,如同眼泪消失在雨中,屏幕里的罗伊说。

康纳眨了眨眼睛,汉克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如果上个世纪人类就已经有了制造仿生人的构想,那么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我们才被制造出来?第二天他问汉克,汉克冲他翻了个白眼。想象力,铁皮脑袋,那是想象力,人类回答,当然也得归功于上个世纪没有卡姆斯基。康纳用1和0拼出想象力这个单词,仿生人不想象,他想,但是他似乎可以看到鸽子的翅膀。

我们下星期可以继续看电影吗?康纳又问道,可以,当然可以,汉克说,他正拿着刀给土豆削皮,中午吃咖喱怎么样?老警察说,康纳不吃东西,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

他开始学习说些电子冷笑话。他告诉汉克如果这周日他不点披萨外卖下周二他就做汉堡肉,在人类老老实实吃了两天西蓝花和卷心菜之后周二他做好了汉堡肉并把它冻到了冰箱里,端到桌上的还是油醋汁拌的鸡胸肉沙拉。你这个小混蛋,汉克皱起眉,仿生人眨着眼睛站在冰箱边上,蛋糕是个谎言,汉克,他说,之后得到了一团正中眉心的餐巾纸。

他们看了三个星期的老科幻片后汉克问康纳你是不是知道你喜欢做什么了,比如看电影。康纳有点犹豫,我喜欢看电影吗?他想,这句话里他只明白看和电影两个词,他甚至还弄不明白我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没关系,人类也搞不懂,汉克拍了拍他的肩,那是哲学家们需要思考的事情,你们仿生人以后也会有仿生人哲学家,而你肯定不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那么喜欢呢,你喜欢看电影吗。

仿生人不去喜欢什么。康纳想,他抬起头看着汉克的蓝眼睛,R47G139B254。

我喜欢,他说。

他不知道喜欢是什么含义,他用机体压力来定义情绪,机体压力高,危险、紧张、坏,机体压力低,安全、松弛、好。汉克体表的温度可以让他的机体压力降低,同样作用的还有他身上的酒精气味,他家里沙发上的软靠垫和相扑的毛皮。我喜欢,康纳重复了一遍,眼睛盯着汉克的眼睛看,他听见人类吸气的声音,然后汉克低下头,嘴唇压在他的嘴唇上。

亲吻,人类用于表达友善与爱意的动作。汉克在吻他,他舌尖上的传感器接触到对方的口腔,黑羊威士忌,万宝路香烟,薄荷味牙膏,汉克。

他感到机体压力前所未有的低。

那是几天以前的事了,而现在康纳缩在沙发里,相扑跳上沙发躺在他脚边,汉克为了报复他开始煎他留在冰箱里的汉堡肉,电视旁边放着蓝光机和《银翼杀手2049》。晚上吃汉堡肉,汉克在厨房里冲他喊,还有金枪鱼沙拉。

好的,康纳回答,相扑打了个喷嚏,他回过头微笑起来。

END

评论(7)
热度(119)

© 苍火火火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