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火火火腿

苍炎,在重度社恐和超绝话痨间仰卧起坐,身体组成大部分是腿/微博是@碧蓝怒火腿

【贾尼】电子羊之梦



看了那个给泰迪熊做手术的视频

还有定制品这首歌

脑洞开太大了

……嗯是刀,我承认啦







电子羊之梦




CP:JarvisXTony

分级:PG-13





贾维斯觉得自己有些不舒服。

他没办法描述那种感觉,尽管作为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工智能他的记忆体之中存储着世界上可以学到的一切知识,但是他仍然找不出一个词语来解释从自己左胸口传出的刺痛感。

他觉得他需要一个医生,一个好医生,可以治愈机器的疾病。

于是医生就出现在了贾维斯面前,他好像有点矮,说话颇有些不耐烦。这个医生走过来看着贾维斯,伸手敲了敲他的胸口,“什么什么……嘿,我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岔子,你怎么了?”

医生听起来有点生气,贾维斯看不清他的脸,也不知道现在他脸上是怎么样的表情,但是他知道这个医生可以解决他的问题,他无法找出论据来证明自己,但是他确实知道。“我觉得这里有些不舒服。”于是他老实的回答道,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好吧,我会检查一下,现在你去躺在那边的床上。”医生指了指房间一角的床,贾维斯扭头看了看,然后就走过去躺在了铺了白床单的床上。医生走过来触摸他的胸口,他的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剪刀,“你需要麻醉吗?”他说,一边用剪刀尖碰了碰贾维斯的胸口,机器人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天花板。

“我不会觉得疼痛。”他回答,机器人本就不应该觉得疼痛,左胸腔之内的刺痛对他而言无比陌生,他只是从词典里找出了“痛”这个单字来描绘人类的痛觉神经也就是他自己的感觉电路产生兴奋所带来的感觉。医生不置可否的叹了一口气,用剪刀尖敲敲他的胸口,“我会把你的身体打开来检查一下哪里出了问题然后修好你,不会花太长时间,你只需要好好躺着就可以。”

贾维斯点点头,一个好的人工智能会正确的执行人类的命令,于是他躺在床上连手指尖都没有抖动,看着医生打开他的胸腔腹腔,把他身体之中的一切都暴露在外。

“让我们看看你这里面都有点什么?”医生说着,听起来兴致高昂,他放下剪刀拿起托盘之中的手术刀和手术钳,仔细观察着机器人胸膛之中金属制作的脏器。“哇哦,我看见了你的耐心,”医生的语气带着点称赞和自豪,他的手术钳伸进去碰了碰贾维斯腹腔深处的一个部位,“真是够大的一块,而且看起来丝毫没有磨损,这很棒。”

“那是——”贾维斯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什么,却突然忘记了接下来的话。他想说什么?那是为了——为了——为了谁?贾维斯想不起来。

真糟糕,一个好人工智能不应该忘记事情,也许他真的应该好好整修一下。

医生像是没听到他发出的声音一样继续检查,手术刀的刀刃划过机器人胸口之中的某一块,“你的温柔太多了,这不行,我需要切除一部分来让你所做的决定更像一个好人工智能。”贾维斯扭头看着医生,而对方只是专注于检查他的身体,“如果那有帮助的话。”他回答,于是他感觉胸口之中的一块空了下来,那被切除的部分闪着蓝色和黄色的电火花,被医生拿了出来放在干净的托盘上,他还能看到那块鲜活的金属上面残留着闪烁的图像。

“那是……”贾维斯有些好奇,他探头过去想看得更清楚一些,医生却马上转过身体挡在了他和那块东西之间,他只来得及看见那些图像大部分都是关于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的。“不行,”他斩钉截铁的拒绝,“否则我就把你的好奇心全都切掉,它现在已经长得有点多了,不过我暂时觉得这是好事。”

“我知道了,”贾维斯恢复了平躺的姿势以便医生继续进行检查,“但是我觉得问题并不出在那块温柔之上,我现在还是觉得疼痛。”

“我总会发现原因的。”医生嘟囔着说,继续他的检查。他的手术钳夹着那块恰到好处的善良翻开,把之后藏着的一点点嫉妒全部切除,又放进了更多的正义感和冷静。贾维斯觉得之前如同紧紧捆缚住胸口的窒息感渐渐消失,但是疼痛仍在持续,并且随着检查的进行有更为强烈的趋势, “我现在感觉越来越痛了,这是正常的现象吗?”他忍不住开口问医生,而医生也只给了一个模糊的回答,“也许,我想我快找到问题的根源了。”

于是贾维斯选择了沉默,他决定完全信任这个医生,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记忆体中没有存储关于这个人的任何东西,他也不知道他从何而来到何处去,为什么会决定帮助他。

贾维斯觉得怀念,那对他而言也有些陌生,这种感觉更加接近人类的领域而不属于人工智能,可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胸口深处的疼痛就变得越来越厉害了。他只能选择忽略这种感受,期盼医生快点检查完他的身体。

“同情,团结,还需要什么?哦这个是幽默,不是必需品但是有它会更好一点,那么还有……啊,就在这里。”

医生伸出手取出贾维斯胸口之中埋藏最深的东西,那东西很沉,他几乎有些拿不动,它在他的手掌中跳动着,发出耀眼的橙色光芒。

“那是什么?”贾维斯问医生,“就是它在痛,我能感觉的到。”

医生稍微沉默了一会便做出了回答。

“我没想过它会变得这么大,这是爱,你的爱……贾维斯。”

他叫了贾维斯的名字,而那让贾维斯痛的更厉害了。机器人露出迷惑的表情,“我不能理解,”他轻声说着,“爱是属于人类最美好的情感,为什么它会让我觉得疼痛?你喊我名字的时候,我也会觉得疼,那是——”

贾维斯没来得及问完,医生伸手从那颗形如心脏的爱之上拔下了一片东西。机器人停顿了一下,那颗心就在医生的手中慢慢黯淡下去,最后变得只发出如同昏黄月亮一般的光芒。贾维斯还没来得及看医生取走了什么东西,医生就将爱放回了他的胸口,合上骨架与皮肉开始进行缝合的工作。贾维斯还想问什么,但他的意识却在那块东西被拔出去的时候渐渐模糊下沉,一点点被黑暗吞噬进去,他就快要睡着了。

他的胸口已经不再疼痛了,取而代之的是如同刚刚出生一般的空虚感。医生做的是对的,他应该感谢他,然后在醒过来之后去找点什么填补这种黑洞一样的空虚。

可是医生是谁呢。

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了,贾维斯强睁着眼睛,在他沉入长眠的之前他还是看见了医生取下遮住他半张脸的口罩,还有那之下短短的胡须。医生捡起那块被丢在地上的碎片,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贾维斯,他看清握在男人手里的东西是一块反应堆上尖锐的碎片,就是它深深刺进了那颗心脏之中,让他疼痛却又填满他胸口的空洞。

可那是,那是什么呢。

男人伸手过来合住贾维斯的眼睛,于是他便睡着了。

“晚安,贾维斯。”


幻视睁开眼睛。

他从摇篮中醒来的那一刻就知道他应该去做什么。关于人类,关于奥创,关于这颗星球。他被心灵宝石和埋在他胸口、橙色温暖的心指引着。

可是他觉得他还缺少了什么东西,他抬起头,看到钢铁侠站在一旁,棕色的眼睛里充满着不确定就这么盯着他看。幻视轻飘飘的飞到那个男人面前,视线和他的相接片刻,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可他却连它们的尾巴也抓不到。

“我曾经和你见过面吗?”

于是幻视这样开口问了,而那男人睁大了眼睛,看起来马上就要掉下眼泪。人类真是脆弱又多愁善感的生物,幻视想,可男人沉默了许久也没开口给他答案。

也许找错人了,幻视想,他点头致谢之后便浮起来穿过了玻璃窗,准备去别的地方找可以填补他胸腔之中空虚感的东西。

毕竟地球这么大,怎么会找不到呢。




END


评论(4)
热度(26)

© 苍火火火腿 | Powered by LOFTER